苏州订书机价格联盟

小说连载/月芽雨*苍茫黄土地(61,62,63,64,65)*黄土地文化工作室

黄土地文化工作室2020-11-20 16:49:28

苍茫黄土地

文/月芽雨

61  听房

  夜幕降临了。李云耀来找李梦轩:“走,去听房去!”

  “好啊!”李梦轩就放下手中的《封神榜》,和李云耀一起向李天霸家走去。

  这里的乡村习俗,新婚第一夜,在喜房周围,有的甚至藏在床下,柜橱里偷听新婚夫妇夜里的动静,然后再添油加醋传播一番,供大家取乐,这就叫听房。新娶得媳妇,不管辈分,都可以闹腾,说是“三天没大小”。要是,新婚之夜没人听房,就说明这家的婚事不美满。当然,新婚听房还带着某种幻想在里边,荤荤的,让人想入非非。李梦轩年龄还小,不懂得什么风月风情,男欢女爱,只想去凑个热闹。

  在乡里,还流传着一个听房的荤段子。说是一家儿子娶亲,没人听房。为了吉利,父亲偷偷前去。他伏在窗户旁边,聚精会神地听着。新房里,拉着窗帘,帐幔高挂,喜字蜡烛发出迷离的柔和之光。听了一会,听见里面有了动静。儿子对新娘说:“今天我们结婚良宵之夜,没有诗歌怎么行呢?我想赋诗一首,用以抒怀。”只听新娘子说:“不知道官人,还有如此高才。愿闻其详。”“好啊。咋两结婚头一遭,两条大腿白玉娇。掀起大腿往里瞧,发面卷子剁一刀。”发面卷子剁一刀,一是说,新娘羞处发育良好,*部丰润。二是说新娘的羞处缝隙细小,就好像刀子轻微划了一下一样。新娘子“扑哧”一笑:“你真坏!”再往下就是支支吾吾的亲热的声音。父亲不好意思再听下去,就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看见老婆子睁大着眼睛,看着屋顶想心思还没睡觉。看见他回来,就忙问道:“咋样?”“咱儿高才,还会作诗呢?”老头子自豪地说。接着就把儿子做的诗说了一遍。说着,自己也觉动情,说:“我也想给你做首诗。”老婆子看了他一眼:“你啊,你成吗?”说着眼睛有点迷离,就想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了。“我当然行啊。你听着:咱两结婚几十年,两根大腿像柳椽。掀起大腿往里看,杂面角子没捏严。”角子是一种比饺子大的带角的包子。杂面,是黑紫色的。意思是说,老婆子年老身衰,*部又黑又紫;羞处,咧着嘴合不上,像一个捏不严的杂面角子。“你个死老头子,胡咧咧。睡觉!”老婆子又羞又气,拧了他一把。

  这个故事,在民间流传很广。所以,人们有时开黄色玩笑时常说:“你想吃发面卷子,还是杂面角子啊?”

  说着话,李梦轩就和李云耀来到李天霸的院子里,就看见高付荣,黄丽萍坐在院子里的粗大的桐树下。这棵铜树好几年了,枝叶茂盛。树下地上,铺着一张大大的用高粱秸织成的薄。李梦轩就问:“有动静吗?”

  黄丽萍说:“你看看啊?”向东屋一指。东屋里还亮着灯。李梦轩和李云耀轻轻地走到窗户边,透过稀薄的窗帘,看见李天霸和孙凤云,穿着短衣短裤,正坐在大床上,扇着芭蕉扇聊天呢。蚊帐没有放下,挂在铁钩子上。只是听不见他们说些什么。李梦轩看了看很是不解:“这有啥看头啊?”

  黄丽萍说,好戏在后头呢,别慌,接着神秘一笑。李梦轩不明所以,也和李云耀坐在薄上。天黑乎乎的,遥远的天边闪着晶莹的星星,神秘而遥远。天还有些燥热,高付荣用芭蕉扇给他们扇着凉风。李梦轩忽然感觉有些困,便躺在薄上睡着了。梦里,他好像在一条清澈的河边,和一个美丽的女孩在抓小鱼。旁边是清澈的水,翠绿的荷叶还有洁白的清香四溢的莲花。他们说着话,嬉戏着水,河边柳丝轻舞,凉风习习,岸边开满了鲜花。仔细一看,那女孩就是陈晓红。忽然,天黑过来了,黑云笼罩,大雨倾盆,一股风刮来,陈晓红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向遥远的天际,没有了踪迹。

  ”晓红,晓红。。。。。。”李梦轩急得满头大汗,忽然惊醒了。

  “快起,梦轩!快起,梦轩,下大雨了。。。。。”李云耀,黄丽萍都在急切地喊他。他一骨碌爬起身来,豆大的雨点开始落下。高付荣收起薄,他们迅速地各往家跑去。

  回到家,大雨哗哗笼罩了一切,吞没了一切声音。这是李梦轩第一次听房。“也不知道,新房里的人们会怎么样了?”他心里想。“也不知陈晓红睡了没有,在干什么?为什么做个那样的梦啊?现在心里还是扑扑直跳呢!”

62   记工员

  在生产队里,劳动成果的分配,主要看各家劳动力积累的工分。所以,生产队的记工员是很重要的职位。记工员必须要大公无私,还要清楚条理。经过大伙有意见的几个人员被淘汰之后,李天豪就保管兼任生产队二队记工员了。

  李天豪做事认真,人品好,深得大家信任。果然,李天豪不负众望,想出一套严密的记工方法。他买了一台简单的小油印机,钢板,蜡纸,还有刻蜡纸的钢笔。李天豪先设计好详细的,标有年月日的图表,然后在钢板上把蜡纸刻出来,铺在油印机上。刻蜡纸要小心翼翼的,蜡纸要是烂了破啦会漏油墨,弄得纸张黑乎乎的。用一个,沾好印油油墨的手推圆轴轻轻一推,就把图表印在了下面的纸张上。纸张是黄色的包装纸,便宜,成本低。印油加多了,就太黑,加少了,就印的不清楚。加印油也得用技术,油量适中而又均匀。刻画蜡纸,和油印的工作大部分有李梦轩来干。油墨有黑色的也有蓝色的,发出刺鼻的气味,李梦轩闻起来有些不舒服。但他喜欢,看着这些图表啊,文字啊,用手印出来的样子,好像电影中印发传单的地下党,很神奇。李梦杰有时也帮忙。李天豪把印好的图表用订书机钉在一块,夹在一个文件夹里,这样方便记录。文件夹上用小绳拴着两支圆珠笔芯,一支是蓝色的,另一只是红色的。人上工就用蓝色笔记,没上工的就用红笔清清楚楚地记上原因,以便查对。要是由于下雨或者农村摆酒席的原因都没上班的,就用红色的笔记录在案。一周一小节,一月一总结,在生产队的小黑板上公布。“心底无私天地宽”,李天豪把记公分的工作做得一清二楚,人人信服。就有个别,感觉自己有错误的社员,看一下当日的记录,就知道自己那天为什么没上班了,就无话可说了。真诚和智慧可以征服世界。

  有一天,李天豪患了重感冒,四肢无力,发烧难受,就让李梦轩替他前去记工。在村北的的大块田地里,队长李天勤正领着一帮人拉耧,播种芝麻。由于人多,有些拥挤不堪,走得缓慢。李天勤,就让三个人下来,结果效率大大提高。人也迈开步啦,速度也快了。李天勤笑了笑说了句俗语:“人多瞎胡乱,鸡多不下蛋!。。。。。”

  关于农村的耧还有一个谜语,是这样说的:“两只小脚往前抢,蛋子打得帮子响,插上草杖一搅和,顺着大腿往下淌。”打一农具,谜底是播种的“耧”。拉耧播种可是个技巧活,也是个力气活。前边是头牛或几个人,驮着耧的前头,后头得一个人用两只手用力提着。高度要根据不同的庄稼种子覆土深度需求,要让耧那“两只尖尖的小铁脚”入土深度合适且始终如一,不能忽深忽浅。两只手还得左右摇晃,使得石头蛋子来回地敲击盛着种子的容器。石头蛋子上的一根细竹子在容器底部小孔里不停地搅动,让种子均匀地持续地漏下去,经过“耧腿”到“小脚”,播入土中。这个谜语形象地将这个农具的样式和使用方法十分巧妙地表达了出来。现在机械化了,这个原始的农具没了,这个谜语也消亡了。

  李梦轩感觉乡村文化很生动,便很用心的记下了。“是啊,有时候,人多就不能发挥作用。相互攀比,不出全力,生产积极性不高。要是把地分到各家各户去种,可能效果会好些。”李梦轩心里想到。

  李天勤看见李梦轩,就打个招呼:“梦轩,你爸爸好些吗?”

  “好多了。昨晚吃些药apc,出了很多汗。把被子都湿透了。现在主要是全身无力。”

  “给他说,要好好休息,别急。身体要紧啊。回头让李化雨再去看看。”李化雨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赤脚医生是指扛着药箱在田间,一边干活,一边医治病人的医生。并不是不穿鞋子。这是那个文革时代的历史产物。

  李梦轩记好工分回到家,把李天勤的问候带给李天豪。并把自己的如果分开田地到户单干的想法给父亲说了一下。李天豪听得满头大汗:“梦轩,这话不能乱说,再不能给别人说了。这是反动的啊,给现在的集体公社制度唱反调。千千万不要再说了。否则,要挨斗挨批。” 

  李梦轩看着一脸严肃紧张地父亲,似懂非懂地狠狠点点头,表示要听从父亲的话。李天豪才长出一口气。不过心里想:“这孩子,总有一些古怪的念头。”

63 咬人的水车

  生产队的大院门口有一眼大水井。直径近一米,十几米深。圆圆的,井壁都是青砖砌成的,绿油油地长满了青苔,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代了。李梦轩很奇怪,当时的人们在那样的简陋的条件下,是怎样打造制作的这样一眼大井的。在乡村,取水的方法一般是,用一个拴着长长的绳子的水桶,人用技巧的,利用绳子的惯性,摆动绳子,水桶也在井下的水面上,左右逐渐加大幅度的摆动。一个有技巧的用力一甩,水桶就会带得底朝天,朝水面奔去,再用力一带,水桶口朝上,就灌满了冰凉的井水。乡村就叫井拔凉水,十分的清冽凉爽可口,特别是炎热的夏季,人们经过长途跋涉,或者辛苦劳作之后,口干舌燥的时候。有一个似乎是黄色的谜语说的就是这个取水的动作:“去时软叽咯噹,出来硬似钢枪。大姐大姐叉开腿,别弄脏你的衣裳。”

  另外一种方法,就是在井上按一个木制的架子,架子上安装一个可以搅动的辘轳。辘轳上缠着长长的绳子,下面固定着一个水桶。这个取水的方法,较为省力。不过,这么大的水井,这样的取水方法,对于小孩子都是有很大的危险性。旁边村里,有个小孩子,玩捉迷藏时,竟然藏进辘轳下的水桶里。快速滑下的水桶,把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幸亏人们发现得早,迅速把他搅了上来,才得以脱险。所以人们,都害怕自己的孩子去水井旁玩耍。

  李梦轩这个生产队的水井,是安装了一个大的带铁链子的铁转盘。看着深深的水井里墨黑色的水面,静寂而又神奇。小伙伴们喜欢去转动那个铁转盘嬉戏。不过,那个铁转盘转动时,小伙伴们一不留神,就被铁链子夹住手了。被夹住手的小男孩,鲜血直流,疼的龇牙咧嘴的。小男孩都有好胜的脾气,越夹越去玩,所以几天下来,就伤了十几个。于是,都传言:“那水车咬人啊。”李梦轩听说以后,很不服气,专门跑去水井处看个究竟。陈晓红吓得花容失色,急忙上前劝阻。李梦轩倔脾气上来了,根本不起作用。陈晓红慌忙前去告知孙素云。孙素云一听,抛下手中的活计,赶忙往生产队的水井处跑去。还没到地方,就看见李梦轩左手架住右手,流着鲜血,呲牙咧嘴的回来了。“晚了!”孙素云和陈晓红不约而同地想到。他们连忙奔过去,陈晓红有些生气又有些心疼地说:“听人劝,吃饱饭。你一点话就不听,倒霉了吧?”

  “没啥。我感觉很好玩的。伙伴们都受伤了,我就得同甘苦,共患难啊。”李梦轩笑嘻嘻地说,还有些尴尬。

  “快去找李化雨给包扎一下。别贫嘴了。”孙素云忙上前,看了一眼李梦轩的伤口,三人就慌忙走向生产队的医务室。其他的几个小孩,都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有些幸灾乐祸。

  李化雨正在医务室里,忙用酒精消了一下毒,又给李梦轩抹了一些紫药水。又用薄薄的纱布缠裹了一下,用白色胶布固定住。

  “这行吗?”孙素云有点担心。

  “没事,天热,不能包的太严,要能透些气。否则,会发炎的。小孩子,一点小伤,好得快。”李化雨淡定地说。

  咬人的水车,是小伙伴们的一种乐趣。都向往着去玩一下。出现受伤的小伙伴,更增添了嘲弄,玩笑的谈资。

  小孩子都有小孩子的活法,好奇,喜欢身体力行,喜欢欢乐的场所,热热闹闹,老开心了。

64  都是蚊子惹得祸

  酷夏炎炎,蒸人的热气一浪高过一浪。人们热的赤着上身,在树荫里,或躲在屋子里纳凉,不敢轻易外出。那时候,既没有空调,也没有电扇,人们只有摇动着芭蕉扇,一者驱赶可恶的蚊蝇,二者扇来一丝凉风。真热得受不了了,人们往往打一些井拔凉水,用毛巾抹抹身子取凉。真的,夏天的热还不是最可恶的。最可恶的是令人厌烦的,令人痛苦不安的蚊蝇。先说蝇子,黑压压的到处乱飞。一会叮在人身上,痒痒的。一会飞进厕所在粪便上爬来爬去,一会在人们的食物上匆匆寻找什么。追香逐臭,令人作呕。有时候,天有些凉,苍蝇便叮在屋子里的绳线上,密密麻麻的,都看不见原来的东西了。如果说,苍蝇是让人厌烦恶心,蚊子则是让人痛苦不堪。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在住房门口,或者人的周围,一大团一大团的蚊子飞舞着,翻涌着。一不留神,就叮在人们裸露的皮肤上,甚至隔着薄薄的衣服也能咬人一口,然后狠狠地吸血。在咬过后,有时,在皮肤上起一些痒痒的疙瘩,痒的人很难受,人们只好不停地用手挠,甚至把皮肤都挠破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你刚一眯眼,蚊子就嗡嗡地飞来,伸出贪婪的嘴巴,把自己的肚子吸得鼓鼓的。最可气的是,当你一觉醒来时,挠着皮肤上痒痒的蚊子叮咬处时,忽然看到那只肚子滚滚圆的蚊子,正艰难地拖着肚子叮在附近,人们就忍不住愤怒地一巴掌打去,虽然报了一咬之恨,还得弄得满手鲜血,落下个残忍的形象。有个乡村谜语说的是蚊子:为你打我,为我打你。打破你的肚子,出我的血。小小的蚊蝇还带着很多细菌,给人类,带来很多的麻烦和痛苦。

  这不,灾难就降临李天豪身上了。这一晚,一个可恶的蚊子,叮了李天豪腰部一口,痒痒的疼,他没在意。第二天,天气炎热,他就在院子东面的池塘洗了一通澡,不料,那个可恶的蚊子叮咬处,竟然发炎了。红红的,起了个大疙瘩。吃中午饭的时候,李天豪又喝了一些酒,不料,那个疙瘩,竟又成了大疮了。里面溃脓了,烂掉了,像个小酒杯那么大,很吓人。李天豪感觉非常疼痛,还四肢无力。一家人,让李化雨开了些药,结果服罢,没有任何效果。疮面,像小茶杯那么大了。李梦轩一家人,这才慌了神,忙用地排车拉着李天豪去孙家集找伟四宝。伟四宝一看大惊,这么严重:“你们该早来!咋发展这么厉害。”

  “在家,光吃药了。没有用。”孙素云忧心忡忡地说。

  “吃药,管啥用。得做手术。里面都化脓啦。梦轩,去打些清水!”

  “好的!”李梦轩忙去院子里去取水。

  伟四宝先用酒精把大疮的周围消消毒,给李天豪打了些麻药。然后拿出锋利的刀子,划了个口子,里面的脓水喷流了出来,流进一个垃圾盆里。伟四宝用洁白的棉球,沾一些药水,仔细的清洗伤口里的脏东西。然后,用消毒后的药棉团一个条状的棉芯,泡上药水和药面,慢慢放进伤口深处。伟四宝又在伤口处上些药,就仔细地包扎起来了:“隔四五天,再来换换药。不用这药棉芯,药物就上不那么深。里面清洗干净没脓了,就慢慢往外长新肉。我再给你开些消炎药,每天服用,得一月左右就好了。”

  李梦轩他们认真听着。李天豪弄得满头大汗,现在也放松下来了。一会,孙黄贤,孙朝辉,李蕴如都赶来了。要李天豪去他们家住着治疗。孙素云说:“家里一大摊子事,正忙,还是回家吧。过几天,再来换药。”

  李梦轩本来想住下去看看白茹霜和陈晓燕,一看母亲这么坚持要走,而父亲也是痛苦不安的,也就作罢。伟四宝一切收拾完毕,又给了药,李梦轩,孙素云就告别孙黄贤一家,匆忙拉着地排车回家走。

  临行时,伟四宝又叮嘱道:“这一段时间,不要洗澡。不要喝酒。不要吃刺激性的食物。。。。”

  李梦轩心里想:“也没见到伟良良,这孩子变好吗?也没顾得问。”又想起,美丽动人的白茹霜母子,都没得顾上一见,不免心里有些怅惘,酸酸的。。。。。。

65   我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

  李天豪卧病在床,一家人忙前忙后,端茶送药,精心伺候。这毒性大发的恶疮终于慢慢消了下去,直至完全痊愈了。

  这一天,生产队分棉籽油。那时候,生产队大都种的棉花,所以都产棉籽油。李梦轩拿了个大盆子,走向生产队队部。院子里。已挤满了前来领油的社员。队长李天勤,和会计李东树负责分油。周围等待的人们,说着话,三三两两的谈笑着。

  那时候的油很金贵,人们很难吃上口。在乡村有这么一个故事,说的就是人们节俭和吃油的事。说有一个村庄,人们都很节俭。当时,棉籽油很少,所以吃上的人更少。一天,村里来了个卖油条的人。一个新媳妇,听说后,灵机一动,忙赶上前去,用手来回的翻检油条,就是不买,弄得两手都是油。这媳妇,匆忙回到家后,把手上的油,洗在盆子里做粥喝。等待丈夫下地干活回来吃饭,发现粥里很多油星,就问起原因,。新媳妇很是骄傲,就如此告知一番,料想丈夫定会夸赞自己的聪明节俭,会过日子。谁料,丈夫勃然大怒,一巴掌打过去:“败家子,这么多的油一顿就吃完了。为什么不把水倒进水缸,我们最少可以吃一周啊。”新媳妇顿感委屈,捂脸大哭。邻居听见吵闹,忙跑来劝架。但,一知究竟,也感生气:“这媳妇不会过日子,还自私,该打。为啥不把洗手水倒进井里,让全村都能吃上油啊!”

  一会儿,该轮到李梦轩了,李东树把李梦轩的盆子打满油,放在筐子里称了一下,还不够。李天勤只好再拿个大桶来,把李梦轩盆子里的油倒进去,又加了些油才称够了。李东树开玩笑地说:“梦轩,你这盆子里剩余的粘在盆底子上的油归你啦。”

  李梦轩脸上可挂不住了,他就讨厌占别人家的便宜。二话没说,就到井里打了些水,把盆子冲洗干净,然后倒在李东树面前的一个大桶里,说:“东树哥,这油都倒给你啦。我可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这一下,弄得李东树很是尴尬:“这孩子,这么认真啊。我只是开个玩笑。”

  李天勤也乐了:“可以啊。梦轩是个很认真的人,做得对。做人,就不能贪小便宜啊。”

  李梦轩有点不好意思:“东树哥,我不是让你难堪。我感觉不好意思多拿。我父亲病了,我给你们帮忙吧。”说罢,把自己家的油放一边,开始帮着拿东拿西,跑前跑后的忙。

  一会,陈晓红和陈万顺也来领油了,后面一蹦一跳地跟着陈家独苗陈国运。陈国运虎头虎脑的,十分调皮。陈万顺三个女儿,才有这个儿子,十分娇宠。李天伦的儿子李云轩正和饲养员王晓牛在旁边下象棋,两人正处在绞着状态,陈国运忽然上去,一把把象棋棋盘给扯了,象棋子散落一地。李云轩本来连输两局了,这次马踏卧槽,快要赢了,陈国运这么一闹,十分生气,上去就是一巴掌。打的陈国运半脸红肿,嚎啕大哭。陈万顺一看,恼怒非常,就要前去揍李云轩。李云轩顺手拿起一根木棒,要和陈万顺拼命。并高声叫道:“你孩子这么淘气,你也不管管。你打我一下,我明天打你儿子十下。咱们不算完,我就给你耗上了。”

  一帮人都慌了神,忙上前拉开二人。李天勤就大声呵斥。陈万顺也感到自己有点理亏,拉起哭着的陈国运气冲冲地回家去了。邻居之间,常常因为小孩子淘气吵嘴打架的。乡里乡亲的,慢慢气消了就好了。还是李梦轩,把陈万顺家的棉籽油,领了和陈晓红一起给他们送回家。

作者生活照

作者:李琦轩,笔名月芽雨,男,1964年出生,山东菏泽市曹县人。本科。菏泽市作家协会会员。曾任中国山东网文艺论坛版主。出版过诗歌集《月芽雨》,《花开花落》。长篇小说《苍茫黄土地》。其作品散见于《齐鲁文学作品年展2017》《山东青年》、《北方诗刊》、《牡丹》、《朔方》、《菏泽市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微信号:a1078362346

黄土地文化工作室,欢迎大家投稿。

黄土地文化工作室:

顾问:陈文东   孟中文   姚宗亮   徐广征  

主编:李琦轩/月芽雨

副主编:九月梅

编辑:黄土地工作室团队

后期配音合成:

小雨滴声音工作室

友情协作:

苏州音像传媒

合肥付宴传媒

       本工作室,主要发布真情实感,正能量,弘扬中华传统美德,歌颂领袖,英雄,亲情,爱情等优秀原创诗歌,散文,小说等。特别欢迎接地气的乡土文学。也宣传本地书法绘画作家作品,戏曲等,只要是有益于社会的文化作品,和人才推广,我们都热情服务。愿随潺潺笑向海,心如明镜伴鸥飞!

黄土地文化工作室赞赏说明:

1,20元以下,归平台维护。

2,20元以上(含),平台20%制作维护费用。文章作者80%。朗诵题材,作者40%,诵读40%(自带配乐)。平台配乐,和朗读者平均分配。多人合诵:作者30%。平台后期合成30%。朗读团队20%。

3,关注后,留言,且转发朋友圈,或五个群以上(凭截屏)的所有用户,分配平台的10%。推广出众的用户,为本工作室爱心志愿者,额外奖励。

  投稿微信:a1078362346。投稿信箱:lqx64423@163.com 。来稿,请附作者简介,和生活照片。

       长按下面二维码,点识别二维码。也可以点击最上面的蓝色字“黄土地文化工作室”,关注我们。黄土地因你而精彩!

(图片来自网络,感谢拍摄者)


Copyright © 苏州订书机价格联盟@2017